? 双鹰旗下1六九、埃及战役 一,双鹰旗下169、埃及战役 1_历史军事_恋上你看书网 365bet取款到账时间_365bet现在还安全吗_365bet 收不到验证
恋上你看书网 > 双鹰旗下1 > 六九、埃及战役 一

六九、埃及战役 一


  帝国陆军把主要的攻击方向选在了西奈半岛,沿着东地中海海岸直捣埃及。但北非方面的进攻却能极大地牵制英国人在苏伊运河一线的防守兵力。如果不是因为后勤保障的问题,德军完全能够在中东和北非集中超过100万的大军。
  即便如此,拥有装备优势的帝国65万的中东和北非军团对不到30万的英法埃及和中东军团,足以形成碾压之势。
  由于英国已经失去了地中海上的制海权,这一片海域完全成了德奥帝国海军的天下,英国人只得收缩战线,退守苏伊士运河和尼罗河一线,而地中海沿岸的港口已经无法为中东和埃及的英军和法军提供任何补给了。
  在北非,德奥帝国的兵力集中在托卜鲁克,而英国人则在阿拉曼一线修筑了坚固的防线,双方隔着好几百公里的无人沙漠地带,由于补给的问题,谁也不敢轻易发起进攻。
  恩费尔德上将和他的北非军团遇到的最大困难是缺水。
  即使是在冬天,昔兰尼加的气温也高达20多度,到了现在,白天的气温都已经在30度以上。后勤部门已经尽最大能力在这一带打了几口深水井,把地表以下100多米深的地下水抽上来,但这些水井对于这里超过15万人的德意联军而言,无异于杯水车薪。每个士兵每天正常供应的生活用水是5公斤,洗澡对大多数人而言,简直如同作梦一样。
  非洲沙漠的苍蝇、蚊子、牛虻、臭虫等昆虫和寄生虫多得吓人,而且生命力惊人得顽强,蚊虫的叮咬让许多人痛苦异常,根本无法安稳入睡。整个非洲军团被酷热、干渴和无休无止的昆虫折磨得困苦不堪,疾病流行,部队里非战斗减员相当严重。
  但利比亚对于帝国而言相当重要,这里每年能出产700多万吨原油,再加上罗马尼亚油田每年350万吨的产量,勉强能够支撑战争期间所需要的燃料供应。而且这里的油田输油管线都是完备的,能够向地中海沿岸的港口进行输送。
  而且帝国还正在把利比亚的铁路向非洲大陆深处延展,一条通往东非,一条通往原来的德属西非。
  英国人在埃及和中东的失败是显尔易见的,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德军向埃及的进军了。埃及战役总指挥弗雷德里希大公把进攻的重点放在了西奈半岛,德军的作战计划是分三路从西奈半岛向苏伊士运河区进攻,然后直接向开罗进军,切断英军向南的退路。
  西奈半岛位于亚非之前的小亚细亚半岛和非洲大陆之间,苏伊士湾和亚喀巴湾把它从亚非大陆上分离了出来。这里大多数是荒凉的沙漠,半岛的南部则是连绵不绝的荒芜山地,难以通行。
  德军的进攻路线主要是在西奈半岛的北部,这里主要是沙漠地形,偶尔有一些小山和绿洲。英军在距离运河区大约50公里的地点修筑了一条坚固的防线,并布设发大量的地雷。在得到了大批美国援助的武器装备后,北非的英军力量也有一定程度的增强。
  英国人当然不愿意放弃北非,如果失去苏伊士运河的控制权,让德国和意大利海军冲入印度洋,那么不光是印度和东南亚殖民地不保,就边澳洲和南非也全都会处于德国的直接威胁之下。
  战争如果进行到那个程度,那么英国人离失败已经真的不远了。
  “炮击,隐蔽!”
  军官的叫喊声刚刚响起,敌人的炮弹带着尖锐刺耳的呼啸声就已划空而来。
  轰!轰!轰……
  接踵而至的爆炸开始猛烈锤打地面,大地在强烈地摇晃着,仿佛整个世界都受到了扭曲。伊万用双手紧抱着头部、膝盖顶胸,蜷缩在潮热的战壕底部,在忍受着炮击时的冲击。
  掩体里每个人都紧闭双唇,虽然光线极为阴暗,人们还是能发现身边同伴脸色苍白,恐惧地看着周围的人。掩体深藏在地下,呆在防炮掩体里听到的爆炸声小了许多,只是当炮弹落下时,掩体墙壁就被震的直摇晃,让里面躲在里面的士兵提心吊胆地担心着这并不坚固的掩体会不会被突然震塌。
  爆炸声渐渐朝后面延伸了,掩体摇晃的幅度越来越小,人们只听到极为沉闷的爆炸声在遥远的地方传来。咣地一声,掩体门被人狠狠一脚踹开,一股浓烈的硝烟气味夹杂着大量沙尘从外面涌了进来。里面的士兵们手紧紧握住手中步枪,警觉地望向门口。
  “快……敌人上来了!快进阵地!”从烟尘中探进一颗脑袋,军士长布劳恩的身影出现在洞口,他一只手指向外面,扯着嗓子大声朝里面人高喊着。
  在这条蜿蜒的战壕中,还有许多和特鲁多一样头戴大耳沿钢盔、身穿土黄色沙漠作战服、足蹬大皮靴的士兵,在军官的口哨声和军士们的大声呵斥声中,拎着手里的武器,两眼茫然地跑向自己的作战位置。
  炮弹还在不停爆炸着,一发发炮弹在头顶发出吓人的尖啸声,然后远远地落到后方,褐黄色的土块和碎石在四处乱飞着。阵地上到处还飘着一缕缕黄绿色烟絮,天空早就不是瓦蓝色了,滚滚黑烟让头顶变成了一片暗红色。
  哒哒哒哒……
  从远处传来英国人布伦式机枪特有的射击声,不时传来子弹钻入泥土所发出的咻咻声。伊万感觉那些子弹都是朝着自己的方向打来的,如果不是军士长的喝斥声,恐怕他很难按捺住重新钻进地下防炮洞的愿望。
  稍微整了整钢盔,特鲁多紧紧趴在地上,稍稍抬起头,从战壕中望着外面。虽然是下午,阵地上到处都是青色的烟雾,仿佛是的里雅斯特海湾边上冬天清晨的浓雾,五十米开外就看不清楚人影了。
  在远方,平坦的沙漠上空无一物,杂乱生长的骆驼刺和索索树向南面延展出去,为这片褐色的荒凉土地凭添了几道绿意。从西南刮过来的热风中传出一阵阵引擎轰鸣的声音:德国人的坦克、装甲车和半履带车出现在面前,最初是几个如同甲虫般的小黑点,随后越来越多。开始从阵地两侧通过,朝着对面英军阵地发起突击。
  英国人的火炮在不断开火还击,在德国的坦克四周爆炸开来,炸出一团团黑色的烟雾。英国人的坦克蠕动着,缓慢但又无可阻挡地朝着英军的阵地推进,在这些装甲车辆的后方,大批的步兵在跟随着一起行动。
  冲锋开始了!